<address id="djlft"></address>

<noframes id="djlft"><form id="djlft"><nobr id="djlft"></nobr></form><address id="djlft"><address id="djlft"><nobr id="djlft"></nobr></address></address><noframes id="djlft"><noframes id="djlft"><address id="djlft"></address>

    <strike id="djlft"></strike>
          <address id="djlft"><address id="djlft"><nobr id="djlft"></nobr></address></address>

          <span id="djlft"></span>

              大學生新聞網

              大學生新聞 > 大學生新聞 > 校園文學

              只是留下一個夢

              光陰如煙,歲月如梭。有些事沉淀在心海里,總感覺有點失落。當偶爾勾起時,又覺得有些后悔?僧敵醯墓适轮荒墚斪鞣佳呕ㄒ欢,曾經盛開過。但歲月依然會轉身走遠槁木成灰;至于一切也只得是南柯一夢了。

              青蔥歲月,在那是懂非懂的年代,當時我生活在一個鬧市街區,街區居住的人們相互來往容易,開門就會遇見打招呼的人們,有時會寒暄幾句。所以鄰里的串門機會多了,故事也特別多。

              我的隔壁陳家是美協畫家,他媳婦帶了一個女兒過來,名“珊”后又抱了一個弟弟叫“忠”的。陳家的媳婦比畫家大很多。聽人說,媳婦的前夫家族是在香港經商,還是經商旺族。

              “珊”是華僑中學公認的;。亭亭玉立、溫文爾雅、很美。她經常抱著幼小的“忠”與我姐姐玩在一起,聊在一塊。偶爾我也參與其中;能發現陽光的“珊”樂觀、自信、她寧靜中透著青春活力,讓人感覺舒服愜意。“珊”內向、高雅、氣質陽光,值得人們用心品讀與珍惜。

              這次“珊”來時我姐不在,是我招呼了她,我注意到“珊”今天化了淡裝,那閃亮的眼睛更加精神,笑顏淺顯中顯露溫柔。“我喜歡你的為人,好像你和別的男孩不一樣”說著往嘴里舔一口茶水,看的出她是想打開話題。這一說真把我發愣的困擾解除了不少。真的我很靦腆特別在女生面前。

              我與女生單獨面對的情景還算是頭一次。心里確實忐忑,至少開頭是這樣。人畢竟要隨著初生逐漸地步入成熟。談笑中漸漸從她的眼神中會發現與我姐在時的不同,俗話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當時我真不懂眼睛還會有學問,只是喜歡她的含蓄,她的談吐的姿勢。其實,我更在乎她的存在。

              青春的時光,存下了多少如花美眷留在心里,映照在夢中。有人說:女孩比男孩成熟的早,成熟的女子心靈顯得各外有光芒“珊”含蓄帶著一種特有的韻味,一種情趣。“珊”的耀眼,她的風姿也引來人們關注、引來人們欣賞與追憶。有時也遇上小年青的惡作。“美女出來呀!”等等。

              行走在遐想的世界里;蕩漾在每一個的相遇。逐漸獨處的影子多了起來。于是,故事切合著情節走了下去。那天她穿著一件連衣裙褲,很別致,配上她的高挑身段恰到好處“珊”仰著頭笑著對我說“從香港托人帶得,一直沒穿怕穿上礙眼”我調侃她說“哦,那就不怕礙我的眼呀!”哈哈…嘻嘻,她頭一回做了鬼臉朝向我,瞬間我發現她最丑時的模樣,也美哉,其乃世罕其比的尤物。

              時光雖說曼妙。行走在青蔥年少時的我,像一盞還沒有完全搏亮了的油燈無憂無慮地簡單。將一朵盛開艷麗的鮮花,折疊成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存在著;或許是一種種細節豐富了我們之間的時光,總之,那時光像一條藤葛,在纏繞,在牽絆,這般感覺總是溫馨幸福的。

              流連在青春的繁華里,這場相逢的時光很長時間一直是那樣的平展著。來不及成熟的我,帶著幼稚、單純的心理懵懂缺乏。其實,成長是一個過程,是一種等嘗,是一種代價。一個人羞羞答答,一個人朦朧未了。一切都羞于表白,一切都愧于言辭。但我們之間有一種柔韌固有情感,就是喜歡。

              喜歡與愛是串起的一種情調,伴隨在精神上相互的調和;有時愛情可以躲藏在神秘中,不表達,

              但黙契。愛情有時會很固執,甘愿寧受一些困擾,也要“愛面子”這些含義顯得明擺著的存在。

              一天晚上“珊”來時告訴我陪她一起到她奶奶家取一份香港來的信件。我習慣地推著單車載著她我像似護衛使者,時不時回頭看看,她的右手摟著我腰,腦袋半側依在我背上,風吹起長發像波浪般的飄逸著,她閉著眼睛正在享受那自由與寵愛。而我只是慢條斯理地踏著單車。給她的滿足留下稱心如意的夢鄉。

              這次她下車時不再拍我胳膊,而是個吻,接著調皮的說“等著我很快回來!”其實這次我等著的時間相當長,我望見“珊”出來不是以往跑著的,而是走著的“我要去香港了,我父親的一份產業要我繼承,我其實不喜歡去得…推諉好幾次了…我父親身體不好。”她低著頭很無奈地輕聲說著。

              記得那個晚上,我是擰著車把子與“珊”走著回家的。我們走走停停,誰都不愿意很快就到家。路上彼此說了很多,很多的話語。以往,我只是滿足在眼前,缺乏調理心與心的疏導與人奮發的內心世界。事件的急轉使我措手不及;這個夜真不平凡,初吻、別離、痛苦接二連三亮在一起。

              這夜很短,就經歷了一場難熬的過程。在傲慢的時間面前,我必須學會理智,學會長大。人生太匆匆了。與“珊”的牽絆,我應該檢討自己,積極一些;以往畢竟她占主動。我開始內疚、自責自己。隨后我自然地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倆人挨著更緊了。她抬起頭朝著我說“我該怎辦呢?”在燈光的映襯下看到她濕潤的眼眶,其實我的心也在翻騰重疊。我沒有立即回答她,我想移求一種合理的方法,來緩解她的沉寂。

              我很認真地說“珊,這是個很好的機會,香港國度不同,條件優越,你是去接受繼承權的。不管香港的家庭近況如何,你是你父親的女兒,他急著要見你,一定有原因。”“嗯~那你…”她注視著我;我知道她要接下說的意思。為了舒緩氣氛,我連忙把話題接過來說“當你哪天做女老板時,哼一聲,我去為你打工”哈哈~我表面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其實心里壓抑著的才是不舍與不安。

              她走了,我沒有送她,她回頭張望了好幾回。我只能隔著窗玻璃目送,我不想在眾人面前坦露。我不想在她走前太忐忑。我祝愿她:一路順風!一切順意!

              “多情卻似總無情,唯覺樽前笑不成。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盡管似悠悠地相逢,匆匆地離去,在這生命的歷程中我們經歷了,擁有著永恒的念想,最好的回憶?梢姵鯌俚男纳钐,它有多美麗,多纏綿,多嬌嫩。

              繁華城池,時過境遷。城市改造一切熟悉都變成不熟悉。一個偶然我遇見了“忠”十幾年過去了,他成了個小帥哥。攀談中我了解到“珊”第二年就回來過,當時“珊”的弟弟“忠”還小,印象中她經常和家人提過我。那時我已經在部隊,也許這部隊有著特別紀律吧!一切毫無音訊。“忠”還告訴我幾年前,畫家與媳婦(忠的養父母)也遷居香港,留下不愿意去的他。

              “忠”的出現,給文章的繼續刻畫出一絲曲線。他拿出一張名片,是“珊”的名刺。她真的當上了女老板,總部香港,在地有個開發公司。電話、地址歷歷在目。事隔之間將近二十年的光陰,我們的牽絆在初戀中誕生,也在緣分的陰差陽錯中消失。我一直沒聯系她,我想這樣也好,我們向來應該說的、應該做的、應該愛的,也將就如此了。只是留下一個夢,一個不朽的夢。
              电玩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