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jlft"></address>

<noframes id="djlft"><form id="djlft"><nobr id="djlft"></nobr></form><address id="djlft"><address id="djlft"><nobr id="djlft"></nobr></address></address><noframes id="djlft"><noframes id="djlft"><address id="djlft"></address>

    <strike id="djlft"></strike>
          <address id="djlft"><address id="djlft"><nobr id="djlft"></nobr></address></address>

          <span id="djlft"></span>

              大學生新聞網

              大學生新聞 > 大學生新聞 > 校園文學

              一切都是一場空

              一簾幽夢伴墨依,輕音斷念詩心題。飛絮游絲情深許,尺素鵝黃紙半壁。

              ---------題記

              花月不曾閑,水湄深處見遠山。云煙小筑,清風稀釋過往。格子窗燈火微微亮,眸中流泉一念煙涼。黎明,沒有故事。屏蔽那些喧囂紛擾,做回安靜的自己,三千繁華于我何干?一滴墨里修魂,自此紅塵道別,悠然自居。緣分很淺,稍縱即逝滑落指尖。填不滿空隙的裂變,你的樓蘭,我是塵埃消散如煙。不借就不欠,我把影子靠在月亮上面,卻無法畫出一個圓。自此心底刻字,無須落款。

              孤單中學會堅強,不去想明天會怎樣。不奢望幸福的嫁妝,夢破碎的地方,還有細細的念用來發燙。風景繞河岸,稀釋了黯然,安靜的去原諒。天涯咫尺,轉身就是蒼涼,雨過云收,那么多困惑也都沉默。故事坎坷,卻也只是一首歌,韻律幾何,誰還記得?歲月彈指,對的錯的,不過一點執著,如若轉身,誰是誰的?真情、真心,收獲幾多!上下求索,不過是想真誠的生活,若只是過客,請保持緘默。

              當你于人無求,心就永遠不會低。如若轉身,亦會毫不猶豫說“放棄”!這塵世并非中規中矩,不想面對的通通舍棄,做簡單、純粹、干凈的自己。如果對面的人居高臨下,那可以消失,不去對峙,各安一隅。人活著,靠自己,就不存在所謂的“卑微”!兩個人在一起,如果不是疼惜,那路自己走,離開就徹底!

              男人愛你,他眼里你就是天,是真誠的。如果他眼里你只是一道點心,那偶爾的溫存都嫌多。別活成創可貼,暖手寶,卑微著。這人生是公平的,守住本心,沒人可以傷你。不能輕易就愛了,愛情沒有把握,會焦灼,陌路成仇誰也不想這樣的結果。女人別做男人手里的煙,他寂寞就把你點著了,忙碌你被一邊晾著。你有幾分真,我付幾分心。如若轉身,遺忘是最后的深沉。別說我放任,曾經也為了愛情奮不顧身,我要的就是一生一世一雙人,給不起:滾!安靜的如水,爆發就是火,雙重性格都是我,你的行為決定我的態度。如果我變壞了,就是你欠債了!

              喜歡書,喜歡音樂,花鳥,亦喜歡煙、咖啡、烈酒,騎馬,打槍。安靜的人,卻隱藏著狂野的燃燒,一個人飄蕩著魂魄。別試圖剖析我,怕你真的靠近了,看懂了,就會心疼的哭了。藏了太多苦澀,空洞洞的口子撕裂了,卻可以一聲不吭忍著。一個人,一本書,就可以沉寂一天。一杯酒,一支煙,指尖夾著寂寞,嘴里苦澀蔓延。也想有一個懷抱,寄放脆弱,心知道一切都很短暫,清醒的一刻又會自殘。曾經很羨慕那些離開家的人,也曾幻想一個人行走天涯,真的做了才發現,四海皆在腳下,卻無以為家。

              落日黃昏后,夕陽幾度紅。傻傻的簡單的活著,年齡越大,反倒越像孩子般天真了。走在雨里會想大聲的喊,喊到嘶啞,站在山巔,就想一躍而下,在床上,尋思一下睡死吧!不想留在家人身邊,怕他們見到我的脆弱。寧愿一個人遠走天涯,電話里就一句話:我很好,別牽掛!然后笑著、流淚了。

              倔強的背后,是無依無靠!我是你眼里的故事,可每一步都艱難,荊棘載途。不悔自己的抉擇,有些苦是注定的,你要的與眾不同,涅槃煉獄就要褪盡血肉,重塑骨骼。我能忍住寂寞孤獨,卻害怕終點依然是獨自闌珊。“原諒我,一直缺少的是這份熱情!無論時光如何盛情,我始終徘徊在冷清這個字眼里,獨自清醒”!走過了那么多光景,沒聽到一句“珍重”,途經了圍城,踏破了虛空,原來一切、一切都是夢,從未清醒麻木到了不知道疼。前幾年就很想出去旅行,遠方的遠方是夢境。如今時間和經濟都允許,卻沒了那份渴望和激情,原來一個人上路,眼里沒有風景。

              曾經堅信一生一世一雙人,婚姻是堅守和忠誠,當死寂解體,才發現廢墟已經燃燒沸騰,半生付出水流東,一切都是一場空。也許半輩子途經了一場浩劫,心里沒有一片瓦能完整。曾經的個性,爭強好勝,如今如同隔夜的茶一樣淡定。你說我不好,我便不好,你說我行,我也按照自己的步履緩步潛行;蛟S這就是迷路了,我不知道以后該如何界定。

              人在雨里,天沒有晴,可有一處水色山青收留我的孤冷!紙醉金迷的繁華,于我那樣的格格不入,無欲無求似乎已經禪定,當一個人心老了,外表如何年輕,眼神都會出賣心里的年齡……
              电玩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