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jlft"></address>

<noframes id="djlft"><form id="djlft"><nobr id="djlft"></nobr></form><address id="djlft"><address id="djlft"><nobr id="djlft"></nobr></address></address><noframes id="djlft"><noframes id="djlft"><address id="djlft"></address>

    <strike id="djlft"></strike>
          <address id="djlft"><address id="djlft"><nobr id="djlft"></nobr></address></address>

          <span id="djlft"></span>

              大學生新聞網

              國內可替代能源發展大勢向好 不存在同步性缺乏?

              中國目前是僅次于美國的世界第二大能源消費國,而且其對能源的需求量有增無減。根據一家名為中國綠色科技(ChinaGreentechInitiative)的開源商業合作組織在9月10日于大連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夏季峰會中發布的《中國綠色科技2009》報告顯示,中國目前的能源消費占到全球的16%,她是全球最大的煤炭消費國,也是世界第二大原油消費國。中國的電力供應有70-80%來自煤炭燃燒,而煤炭是溫室氣體的主要來源。在不久的將來,中國仍將對煤炭保持較強的依賴性。為了滿足國內日趨見漲的能源需求,中國計劃增加燃煤發電能力,相當于每周新建兩座500兆瓦(MW)發電廠。

              或許有人對于這些數字感到絕望,但另有人從中看到了前景和機會。最近半年多以來,中國政府已經先后頒布了多項法律法規和財政措施,鼓勵可替代能源的發展。同時,國際國內公司在該領域的投資也是方興未艾。例如,8月20日,通用電氣交通運輸集團(GETransportation)下屬的通用電氣傳動科技公司(GEDrivetrainTechnologies)與重慶新興風能投資有限公司宣布成立合資企業,專門為風能渦輪行業生產大直徑齒輪。9月8日,美國第一太陽能公司(FirstSolar)與中國政府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將在中國內蒙古自治區的鄂爾多斯市建造一個2吉瓦(2GW)的電廠。工程分四期在十年內完成。

              中國的各大國有能源企業也并未作壁上觀。8月中旬,繼國電電力、華能集團、大唐集團和中電投集團在內蒙古自治區投資獲批之后,華電國際宣布投資1.2億元成立合資企業,在內蒙古自治區發展風力發電項目。

              風能發電正在成為投資熱點。復興碳基金投資公司(RenaissanceCarbonInvestment,RCI)的董事總經理蔣劭清(JeffJiang)指出,原因之一是風能可能是目前可獲得的最清潔的能源。RCI是一間美國私人股權公司品德國際(PivotonInternational)下屬的碳投資和貿易公司。蔣指出,與水力發電不同,風電廠不必在靠近水域或可耕地的區域建設。但是風能發電的主要問題是要將電力從中國偏遠地區(比如內蒙古)傳送至急需電力的地區。

              中國風電市場發展迅猛,在過去四年里,年均裝機容量翻了一番,2008年達到了12吉瓦(12GW)。如今,中國風電裝機總量在世界排名第四,占世界風電裝機總量的10%,前三位分別是美國、德國和西班牙。

              太陽能光電領域的發展也是蒸蒸日上,只是發展速度相對較慢。2008年,中國的太陽能光電容量達到150MW,僅占世界總量的1%。然而,中國生產的光電電池則占到全球總量的30%,在2008年其產能的95%用以出口。

              中國的可替代能源產業也未能免受這一輪世界經濟衰退的影響。8月26日,由國家總理溫家寶主持的國務院工作會議對外界警告說,國內部分行業正在面臨產能過剩的問題,必須對其進行指導和監督。被提及的行業包括鋼鐵、水泥、玻璃、煤炭化學,以及可替代能源產業,比如太陽能電池和風電設備等。

              產能過剩也是由上海美商會等組織在今年9月7日-8日于上海環球金融中心聯合舉辦的大型論壇“綠色科技:呼吁行動”的議題之一。該論壇的基調非常積極樂觀。來自美國聯合太陽能奧佛公司(UnitedSolarOvonic),一家生產集成屋頂太陽能光伏產品公司的董事總經理吉姆·菲恩(JimFinn)表示,一旦需求復蘇,產能過剩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扶持性政策頻出

              不管全球經濟環境如何,可替代能源的發展都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中國政府第一次對能源問題的重要承諾是全國人大在十一五計劃(2006年-2010年)中確立了重要的能源目標,包括在2006年至2010年間,將全國的GDP單位產值能耗降低20%。此外,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NDRC)在2007年9月頒布可再生能源中長期發展規劃,要求到2020年,中國15%的電力將來自可再生能源(包括大型水力發電)。到2010年和2020年,非水力的可再生能源的發電能力計劃達到發電總量的3%和8%。

              有跡象表明,這些目標非常有效,最近,由于一些產業的發展速度超出了預期水平,因此中國政府已對部分計劃進行了修訂。例如,在2009年年初,已經把2020年的風力發電目標從之前的30GW更新為100GW,而太陽能光電容量的規劃目標也從1.8GW更新為20GW。

              除了設定目標之外,中央政府還提供財政支持。5月12日,國家能源局新能源處處長梁志鵬在北京“再生能源金融論壇”上發言,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到2020年,政府計劃對可替代能源行業的投資總額將達到3萬億元。

              與此同時,全國人大目前正在對“可再生能源法修正案草案”進行審議,該項法案將要求國家實行可再生能源發電全額保障性收購制度。并對電網企業應達到的全額保障性收購可再生能源發電量的最低限額指標提出要求。同時,修正案中另一條款則為國家設立政府基金性質的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鋪平了道路。

              財政補貼方面也出現了積極的勢頭。國家財政部為風電廠家和國內風渦輪和風渦輪部件生產商提供補貼。財政部還在2009年3月推出了《太陽能光電建筑應用財政補助資金管理暫行辦法》,之后國家三部委于7月中旬發布了《金太陽示范工程財政補助資金管理暫行辦法》,對于光伏發電進行補助。除了中央政府的措施之外,省級和地方政府也可以利用重要的政策杠桿來支持轄區內的可替代能源發展。中國綠色科技組織指出,例如,江蘇無錫宜興工業園內的綠色科技和其他高科技企業可以享受五年減免稅的優惠政策。其他激勵措施包括寫字樓租金優惠、直接融資、首次公開上市籌備支持、員工培訓補貼等優惠政策。

              缺乏同步性?

              即便中國在2020年實現了利用可再生能源發電15%的目標,其電力供應的主力軍仍然是煤炭發電。中國綠色科技報告指出,中國發電總量可能在2008至2020年之間實現翻番,這意味著溫室氣體排放仍將持續增加。

              風電的最大挑戰之一在于,如何將風力發電與國家電網的需求相匹配。RCI的蔣劭清指出,與熱能發電不同的是,風力發電目前仍不太穩定,也不太適應國家電網的并網要求。

              國網北京經濟技術研究院副總工程師蔣莉萍在《每日經濟新聞》的近期采訪中表示,風電項目快速發展的步伐與國家電網的規劃不太相稱。其中的主要技術挑戰在于平衡國家電網目前的技術能力與日益增長的可替代能源的需求,特別是風電。蔣表示,這將是一項成本高昂但是必不可少的舉措,同時也不排除一種現實的情況,那就是一些地方電網企業的積極主動性沒有電力開發商那么高。

              在上海的綠色科技論壇上,有許多發言人對這些挑戰持謹慎態度。其中一位認為國家電網并未致力于可再生能源的發展。另一位建議發電企業應當在項目啟動之前確保未來的發電能與國家電網聯網。還有一位則表示,“在可再生能源領域監管體制的實施、透明度及相關程序還不太明確。”

              投資銀行英國氣候變化資本集團(ClimateChangeCapital)的大中華區總監安德魯·奧德烈(AndrewAldridge)指出,企業最常問的問題是:我們的項目何時能與國家電網聯網,以及我們何時才能獲得補貼。他補充道,在美國,由于投資者對財務報表的關切,因此可替代能源行業的合并案例日益增多。“在中國,投資者對財務報表的關注度不夠,這也可能是產能過剩的原因之一,但我認為在中國也將會出現較多的行業整合。”

              雖然這些問題形成巨大的挑戰,但同時也是未來的機遇所在。中國綠色科技組織的執行總監艾國強(CraigAdams)如是認為。他指出,國家電網面臨著兩大任務。其一是對其網絡組件進行更新,以及電網的重建和升級,以求能對輸電網絡進行更有效的控制和管理。其二是將國內各大區域的電網進行聯網。“一旦所有電網全部聯網,即便其中一個斷網,其他的電網也可以及時補充供電。目前,電網的輸電能耗接近7%,同時中國生產的風電中有70%未與國家電網聯網。但是,這也反映出一個巨大的市場空間。他補充道,到2020年,中國將投資1.3萬億美元用于國家電網的升級,另將投資880億美元用來升級特高壓傳輸系統,這就為從事基礎設施建設的企業帶來了巨大的機遇,例如中興、華為、思科、各類電力儀表公司和軟件系統公司等等。”

              艾國強預計,公有和私有部門將在應對中國日益增長的能源需求方面發揮重要作用,比如建立起統一的實施標準、推出新型融資機制、建立公私合營及中外合作框架等。

              的確,未來將涌現更多的清潔能源。“我們目前仍處在風力發電的起步階段。滿負荷運行的風電廠寥寥無幾。再過五到十年,將會有更多的工廠和可替代能源進入整個體系,”RCI的蔣劭清說道。

              本文經許可摘自沃頓知識在線

              推薦新聞

              电玩捕鱼